艾莲

【周叶】不离 05

【周叶】不离 05

01走這  01备份


*侍卫周、王爷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有撞梗我 我 我跪了行吧。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私设堆高高,年龄灌满私设。

*肯定HE,还没定下也会洒糖让你们yy,但是中间可能有玻璃,混着糖将就吃。

*本文经不起各类现实中的事实考究(物理化学医学历史啥的)。

 

/看完不嫌弃记得给我个小红心小蓝手!拜托!

/有标签 [周叶]不离 可订阅!

 

"大哥--!"人未到,声先到,还有段距离叶修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苏沐秋和抱着大哥、六神无主的苏沐橙以及周围着急的一干宫女、内侍、侍卫。

 

啪啪两声,叶修和周泽楷先后落地。

 

"沐橙!"叶修唤了声,而忽然看见三哥的苏沐橙,一下子回了神。

 

"三、三哥,大哥他……"苏沐橙的声音带着哭腔,眼泪一滴滴滑落却硬是没有大哭出声,看着叶修一阵心疼。

 

"失礼。"一旁的周泽楷俯身查看了苏沐秋,一把箭准确的贯穿心脏,血流不止。青年回头看了眼叶修。

 

"太医!太医呢!?"还没靠近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见了,一支箭穿心而过。叶修蹲到了苏沐秋身侧,头也不抬,眼神全落在兄长身上,

 

"回三殿下,传了,但……"还没到啊......回话的内侍一开口就想咬掉自己舌头,给的这种回答难保自己不会倒霉啊。果然,叶修听了脸色更冷,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传来苏沐秋虚弱、的声音。

 

"沐橙、阿修……"苏沐秋睁开眼,看见了苏沐橙,想抬手拍拍妹妹却牵动了伤处,疼的差点龇牙裂嘴但想到苏沐橙和叶修都看着,硬是忍了下来,笑了笑想让他们安心,却不知这个笑容在叶修眼里如同回光返照,看得他眉头又皱了几分。

 

"我没事。"苏沐秋说着没事,整张脸却不是这么回是,冷汗直冒,脸色也早因失血过多加上剧痛,没了平日的生气。

 

"你少来。"叶修马上反驳他。整个人都浸在血泊里,还没事?骗他、骗自己、骗沐橙、还是旁边不知所措的下人?

 

"阿修,我累了……想睡会儿。"苏沐秋轻轻阖上眼,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彷佛真的只是像平常那样去小憩一会儿,轻声的交代着:"你帮我照顾沐橙,也要照顾好自己。沐橙,要听你叶修哥的话。"

 

"苏沐秋!不准睡!"叶修语气愤怒,低喝道:"太医就要来了,不准睡,不准!"

 

"阿修,我真的累啦。"语气透着一点似真似假的无奈,若不是地上那一摊血不断扎进叶修眼中无法忽视的话,他几乎要信了。

 

"谁管你啊,不准睡!"叶修又气又急,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上次比试还没分出胜负,不准睡啊!"

 

"上次?"苏沐秋笑:"那不是算你赢吗?"

 

叶修噎住。输赢又如何。

 

没等叶修继续说下去,苏沐秋又道:"不过,别太猖狂啊,赢了我也没什么,人生的路,还很长的。"

 

叶修沉默了一下,才苦涩的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一开始看到那出血量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恐怕太医来了都无力回天,更别说现在根本还没来。

 

"哥……"苏沐橙到底还是孩子,豆大的泪珠沿着面颊翻滚而下,落在了苏沐秋脸上。就算是孩子,看到这么多血,还是来自亲哥哥的血,孩子也该知道不对劲。

 

"沐橙乖。"苏沐秋安慰了一下,声音有些飘。

 

苏沐橙没应声,抿着嘴、用力的摇头。

 

"哈哈……不想乖啊……那就不要乖,给你叶修哥找点事,他才不会整天被人批游手好闲。"苏沐秋还是笑着,说出口的话语是聊天那样轻松,却掩饰不了声音虚浮。

 

苏沐橙嗯了声,握住了苏沐秋的手,吸了吸鼻子,眼泪还在落。

 

苏沐秋没了声息,失血导致苍白的脸挂着浅浅的笑容,彷佛只是睡着了。

 

如果只是睡着就好了。叶修攥紧了手心。

 

太医们姗姗来迟,于事无补,一群人磕着头跪在地上,大皇子和三皇子交情好,宫里谁都知道一二,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只怕自己会成为三皇子发泄情绪的出口。

 

叶修抬头,看着周围的内侍宫女、一干太医、以及自己身后的周泽楷,所有人都跪着,害怕、恐惧、紧张,各种情绪蔓延开来。攥紧的手松了开来、又握紧。

 

"都起来。",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说道:"本殿明白这并非太医院失职,不会迁怒你们,更不会让父皇开罪你们,都起来吧。"

 

确实并非太医院失职。

 

那样的出血量,来个神医都无力回天。

 

/

皇子逝世,属国丧,持续一月。

 

"殿下。"周泽楷的目光落在叶修手上。

 

"小周啊。"叶修看见了周泽楷的目光,也没藏着抑着,很大方地把手伸到他面前:"这个本来是要给大哥的。"

 

叶修手里拿着的是要给苏沐秋的生辰贺礼,那块雕着枫叶的玉佩。还是周泽楷替他把图送到内务府的,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太可惜了,哥这么花心思的东西竟然没送出去。"叶修一脸惋惜。

 

"殿下……"周泽楷皱眉看着自家主子。叶修平日里就是这个样子,别人看了都说是没个正型,但他一直觉得挺好的,叶修在他眼里就是这深宫中的一丝自由,然而到了今天却还是这个样子,他第一次这么希望叶修大哭一场也好、大醉一场也好,都好过现在还是平时那个样子。

 

"小周,你是不是觉得哥应该哭一哭、还是干脆醉一醉?"叶修瞇着眼看自家小侍卫,果然,他才说完呢,表情就闪闪躲躲的。

 

"大哥不是说了吗?人生的路,还很长的。"

"日子必须过。"

"再说了哥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但也不是真的就这么坚强了,"

"那个当下,已经哭过了。"

"他是笑着走的,我哭着送他算几个意思,是不是?"

叶修说着,拇指抚过了玉佩。

 

周泽楷没作声,叶修本来也不急,不过他是跟几个手足轮着守灵的,这会儿也该回去了,正准备站起身,边上的周泽楷突然张口就是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啥?"叶修挑眉。他其实是听懂的,周泽楷的想法被他猜中了,所以道歉。

 

"想错事。"周泽楷诚实。不是说错话,他只有想想。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叶修十分满意。

 

"时辰。"青年岔开话题。该回去守灵了。

 

"嗯,该走了。"

 

苏沐秋明天就要出殡、下葬,今晚是最后一次在棺木旁守灵,灵堂内比过去几日更加肃穆庄重。虽然遗体下葬,丧服还是要穿满一个月以示哀悼。

 

叶修跟着出殡送葬的队伍出了城,回来的时候却悄悄的绕开了宫房侍卫、绕开了一直在城门等着他的周泽楷,一个人回到了院子,支开了所有下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是不愿意让周泽楷看到他。

 

他穿着一身丧服侧躺在榻上,想着小周发现等不到他会不会气急败坏。

 

他望着遮挡寝室的布帘,一件不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布帘被掀了开来,外面的周泽楷跟他对望了三秒后竟然一声不吭的转头就走。

 

生气了…..?不至于吧?

 

比起一声不吭,叶修更在意的却是掉头就走,明明看起来也不像生气啊?是怎么了?

 

没让叶修思考太久,这个问题很快的得到了解答。周泽楷再次掀开布帘,这次没转头就走,而是走到了榻前,单膝跪了下去。

 

"殿下。"随着声音落下,周泽楷将一块打湿了的布轻轻盖在叶修眼上。温热的。

 

"小周?"布遮住了叶修的视线。

 

"眼睛,血丝。"青年的声音淡然:"手巾。"

 

这下反倒是叶修说不出话了,本来都做好被周泽楷责怪自己回来的准备,而人家却在刚刚对上视线的那三秒看见了他眼中的血丝还拿手巾浸了温水给他敷眼。

 

"你不问吗?"叶修问道。不问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也不问眼睛里为什么有血丝?

 

"不问。"周泽楷还是拿着手巾给叶修敷眼,达话的语调听不出情绪。

 

"……小周。"叶修轻轻换了一声。

 

"属下在。"周泽楷也轻轻应了一声。

 

"谢谢。"谢谢你什么都不问。

 

/

 

而苏沐秋入葬之后几天,是一个本该热热闹闹的日子,如今却没人敢提起,但叶修不会忘。

 

/待续/

 

这章短小,然后还没虐完。

打我可以不要打脸_(:3」ㄥ)_

至于为什么修修眼睛里有血丝,就是又哭了,但是他跟小周说了自己应该笑着送沐秋,所以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就想躲着小周,结果还是被看到了(#)

古时候的毛巾叫什么来着,查了下手巾这个词比较多就用了这个词(

 


 
   
评论
热度(9)
-看置顶
-湾家全职粉
-主食周叶、双花、喻黄、闺蜜
-雷韩文清孙哲平受其余随意再奇葩都吃
-一个功力尽废的文手
-只写全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