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莲

-灣家全職粉
-渣劍三渣到差不多脫坑了

[全職高手] 黃樂 0224張佳樂生賀

殺手黃x刑警樂

本來想虐結果我果然不是寫虐的料(,,°∀ ° ,,)
依舊HE啦(〜 ̄▽ ̄)〜

嗯好啦這不是重點# 我們來講重點#
-OOC肯定有的還用問x
-私設堆到比你吃過的米粒多x
-對警局啊警察的不了解所以是亂掰的不要當真啊//
沒問題的話就開始啦雖然我覺得問題很多( ˘•ω•˘ )
然後啊~看完留個感想嘛~~~

—————

無冕之王
世界冠軍

他失去了許多,卻從未失去自己的目標。

獻給我心中永遠的冠軍——
張佳樂,祝你生日快樂。

—————

半夜,隸屬重案組,在辦公室苦逼的值大夜班的張佳樂組長正轉著原子筆,用力的瞪著眼前的檔案,仇恨之高,彷彿能將紙張燒出一個洞。

張佳樂對這份檔案會有如此高的仇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這份檔案上的人就是害他明明沒幹啥沒惹到誰還得值大夜的原因。

上頭丟下一句:「想辦法搞到他的行蹤。」 於是他就被排了班,美名曰值大夜,實際上就是,加班。

「黃少天....」張佳樂咬牙切齒的唸出檔案上的人名,從他的語氣明顯能夠感覺到這兩人打交道顯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

黃少天,殺手組織"藍雨" 旗下的大招牌,出道以來可以說是從未失手,除了唯一一次, 黃少天因為張佳樂的影響而計畫失敗,之後兩人就這麼耗上了。

"叩叩"

敲窗的聲音將張佳樂從憤恨中拉回來,而轉頭看了看窗戶後張佳樂差點想直接對著玻璃窗開槍掃射,因為,那個害他加班的傢伙, 正攀在窗外的欄杆上嘻皮笑臉的朝他招手, 見到張佳樂看向他,還指了指窗戶的鎖示意他打開 。

抽了抽嘴角,張佳樂還是把窗戶給打了開來 。

這傢伙已經很久沒有動作了,所以上頭才會下那樣的命令,今天又是來幹嘛的....

張佳樂亂七八糟想了一堆,最後只問了一句 :「你來幹嘛的?」問完還不忘丟去一個充滿殺氣的眼神。

「喂喂喂咱們多少年交情了張佳樂你怎麼這麼冷淡啊你這樣對得起我特地來找你嗎?對得起嗎對得起嗎對得起嗎?我告訴你為了直接從爬上三樓的窗戶我不知道費了多少功夫閃避那些監視器還差點掉下去耶有沒有好感動好想哭了?」黃少天一開口沒完沒了,手還不忘附帶動作,要不是他有直接爬上三樓還閃避監視器以及犯下多起案件的身手,張佳樂肯定不會相信眼前的青年是個拿錢辦事的職業殺手 。

「....多少年你妹!也就兩年!....不對,誰跟你談交情,我是要抓你的好不好!!再說我有叫你來找我嗎?你腦子有洞是不是啊這裡是警察局!!你來自首的啊!?」張佳樂怒 ,只差桌子沒翻。

「....拿個東西給你而已嘛別生氣,我馬上就走。」黃少天眼神一暗,隨即又恢復正常, 接著走回窗戶邊,伸手往下一撈,再抬起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個紙盒。

「....什麼東西?」張佳樂怔怔的看著那個.... 貌似是蛋糕盒的紙盒子。

「當然是蛋糕啊你眼睛有毛病啊?」黃少天奇怪的看了張佳樂一眼,然後再張佳樂又暴怒之前把盒子遞到他面前,笑道:「生日快樂!」

「誒....?」錯愕的接下盒子,張佳樂看著黃少天。

「我應該是第一個跟你說的?還真是榮幸啊 ~那,再見啦!」揚起燦爛的笑容丟下一句再見,原本就站在床邊的黃少天,手一抓欄杆再一個翻身就從剛剛進來的窗戶跳了下去 。

「喂!你!」把盒子隨手往桌上一擱,張佳樂跟著衝到床邊,卻只能看著黃少天伸身手矯健的越過一個一個欄杆陽台屋頂。

「搞什麼....」黃少天突然出現又快速離去, 張佳樂只覺得莫名煩躁,在辦公室裡東張西望想找點什麼出氣,不過發現任何能摔的能撕的都沒有,最後惱怒的踢了一旁的椅子一腳,坐回自己的位置打開黃少天拿來的紙盒 。

還真的是蛋糕,而且是他還蠻喜歡的蜂蜜檸檬味。

看著蛋糕好一會兒,張佳樂終於還是拿起盒子裡的叉子吃起蛋糕。

蠻好吃的。他想。

差不多一個巴掌大的蛋糕沒幾下就吃完了, 而在張佳樂拿著垃圾站起來準備去扔掉的時候....

「這啥?」一張紙片飄了出來,原本似乎是在墊蛋糕的鋁箔紙和包裝紙盒的中間,放的挺隨便,顯然就是要讓張佳樂看到。

“張佳樂,生日快樂。
嗯然後其實我也沒什麼要說啦就是因為我一個委託我要去國外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所以想跟你講講話。

張佳樂,我喜歡你,別問為什麼了我也不知道發現的時候眼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我不能要你等我所以你要過的幸福啊,然後窗戶外邊有一張記憶卡,裡面是黑道組織興欣的走私交易記錄和賭場的位置,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資料,夠你幹一票大的了吧?幹完退休去吧別做這行了,危險!”

小紙片的內容就只有這樣,是的,只有這樣 ,沒有署名、沒有道別的話,只是單純的告白還有堆了許久的擔心和關心。

張佳樂怔怔的看著手裡的紙片,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回過神來,把紙片折回去,塞進口袋,接著在欄杆和窗戶中間的小平台找到了記憶卡。

事實上這些日子來以來黃少天並不是完全沒有動作,只是全都是針對張佳樂個人,覺得有些被耍的成份在張佳樂便沒有如實上報, 說出去,丟臉嘛!

用力甩了甩頭,張佳樂想把自己拉回現實, 可是卻不斷的想到黃少天那句“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愈想,竟然愈不安。

「混蛋,你最好給我回來....」竄了竄拳頭, 張佳樂再次咬牙。

-----拉個線讓我們直接過兩個月吧x (〜 ̄▽ ̄)〜

兩個月後,在張佳樂租的公寓門口,一個穿的一身黑,頭上還帶了個鴨舌帽,帽沿壓的很低,從背影來看大概是青年的黑色身影一隻手抬起、放下、抬起、放下,重複了很多次, 好像是要敲門, 卻又猶豫不決。

在那個黑色身影打算乾脆走人的時候那扇他沒敲下去的門“刷”一聲的打開,一個蓄著小辮子的青年衝了出來撲在那個黑色身影的背上。

「你回來了。」蓄著小辮子的青年在撲完人之後率先開口。

「....嗯,我回來了。」黑色身影回道,然後轉身和對方面對面,在他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時很認真、很認真的望進他的眼裡,再次說道:「張佳樂,我回來了。」

確認到張佳樂嗯了一聲做回應後黃少天直接朝著那雙唇吻了下去,在張佳樂的錯愕下黃少天很簡單就加深了這個吻,靈活的舌在他的口中翻攪。

張佳樂呆了幾秒,隨後閉上眼回應起黃少天 ,同時也是表明自己的心意。

得到回應的黃少天把原本溫柔的吻變得粗暴 ,但沒持續很久就被呼吸困難的張佳樂給推開了。

「樂樂你....」原本是想問“你還好嗎”的黃少天在獲得白眼一枚之後很明智的選擇閉嘴。

順了順呼吸,張佳樂轉身打開自家大門,頭也不回的說了兩個字:「進來。」後逕自走進屋裡,而黃少天勾起勝利的笑容追著他進去了。

-fin-

—————

【後記】
嘿對沒了,懷疑嗎( ˘•ω•˘ )
其實只是個腦洞啦(´・ω・`)
大概是殺手集團藍雨、黑道組織興欣、霸圖警局、微草醫院、輪回貿易公司........以後大概會陸陸續續有相關的文吧應該x
好了那 爛尾我的錯##
補個上面草草帶過的相關內容的短小外篇
掌聲歡迎可愛的分隔線吧x

ヽ(∀゚ )人(゚∀゚)人( ゚∀)ノヽ(∀゚ )人( ゚∀)ノ

//短小外篇//
/黑道老大葉修之黃少你真好騙/
-惡搞有
-OOC有
-顏文字出沒有
-是粉不是黑 只是粉似黑( • ̀ω•́ )✧
-篇名好像怪怪的不過管他的(*¯︶¯*)

「....那些資料就這樣給他沒關係麼?」羅輯問。

「沒關係。」葉修碾熄了手中的菸說:「那是微草醫院院長個人私下委託我們走私的一些醫療器材和藥物,但是關鍵的金額啊地點啊,通通都沒有。」

「原來如此。」羅輯恍然大悟。

「葉修哥,黃少會記恨你的吧,他要那些可是為了讓張佳樂幹完退休呢 ~」蘇沐橙在一旁笑了起來。

「他不檢查一下不能怪我啊╮(╯▽╰)╭」葉修擺出了一副“他能奈我何”的樣子。

---

「對了黃少天,之前那記憶卡裡的東西不能用,沒有關鍵的資料。」張佳樂把筆電推到黃少天面前。

「....」掃了螢幕一眼,黃少天爆炸:「葉不修你給我記住!!就不要有人付我錢要我殺你!!」

雖然在一個警察面前這似乎是問題發言。

—————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