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莲

-灣家全職粉
-渣劍三渣到差不多脫坑了

[全職高手] 劉盧 同居30題第一題"相擁入眠"

盧瀚文11/30生賀

-時間點什麼的我已經不想管了#(眾毆

-小別前輩被我寫的好崩23333

-嚴重崩壞請慎入

-寫到後面筆者腦抽了突然有逗比

-一直在鋪陳只有最後面才文對題#

-ok的話下面開始↓↓

—————

你是藍雨的新星,

在職業生涯中不斷跌倒爬起,

必將拾起屬於自己的那一把劍;

你是藍雨的未來,

在職業舞台上盡情揮灑信念,

終將踏上屬於自己的那道征途。

致    藍雨小劍客    盧瀚文

謹賀誕辰

11/30

—————

某個夏夜,吹著冷氣、蓋著薄被、一覺到天亮——本該是這樣的。

「唔....嗯....呃....」盧瀚文在悶熱臥室的床上 ,不斷的翻身、滾動,試圖尋找一個涼爽的位置 。

今天有個強颱快速過境,雖然沒停留太長時間,但是造成的損害卻是長時間的 。

-時間 3:41-

「小鬼....別滾了....把冷氣打開....」劉小別被盧瀚文一連踹了幾腳、撞了幾下,整個人都醒了。「沒....電....前輩你打的開你開....」盧瀚文無力的抬手指向冷氣的方向,本該顯示出當下房間溫度的那個數字不見了。「....好像有說有颱風........」劉小別回想了一下吃飯時轉到的新聞。「前輩....不是好像....就是有颱風而且是強颱啦....」「你閉嘴睡覺。」

盧瀚文半閉著眼,趴在枕頭上跟劉小別說話, 要不是那明顯半夢半醒的聲音,劉小別恐怕會以為他是清醒的。

「熱....睡不著....」盧瀚文哀號了一句,翻了個身,把蓋在腳上的最後一點被子踢到一邊去。

「要不,洗個冷水澡?」完完全全被小朋友吵醒加踹醒的劉小別提議著—— 是的,剛剛那一下也踢到他身上了。

「好啊,這主意好!」盧瀚文倏地從床上跳起來,剛剛半夢半醒的樣子彷彿是錯覺,興高采烈的跑去開衣櫃拿衣服。「喂小鬼你小心點 —— 」見盧瀚文似乎忘了現在根本沒燈 ,劉小別趕緊出聲提醒,不過....

"碰"

「嗚哦哦我的腳—— 痛死了啊啊啊啊—— 前輩,燈、燈、幫我開燈——我踢到衣櫃了嗚嗚嗚QHQ」

晚了一步。

劉小別無奈,在邊桌摸了摸,找到手機,用螢幕的微光照向衣櫃的方向,隱約可以看到衣櫃前一個人影—— 盧瀚文,在兩眼一抹黑的狀況下徒勞的檢查自己的腳。

「小鬼,停電啊,沒燈。」劉小別點出事實 。「........」盧瀚文小朋友表示他什麼都不想說。

「拿著。」劉小別走近,蹲下來,把手機塞給他,讓他照自己的腳,然後說:「別動 , 我看看。」

修長的手指輕輕的覆上踢到衣櫃的那隻腳, 在腳趾、指縫和腳底板幾處輕輕碰了幾下, 而盧瀚文就這樣安靜的看著劉小別檢查自己的腳。

好一會兒劉小別才開口:「流血了,等會兒 ,我去拿藥箱。然後我看等等我看還是不沖澡了,衣服都還沒拿呢就去踢衣櫃了,等你走進浴室是要撞幾下才夠啊。」「....前輩你可以只說第一句嗎....」盧瀚文委屈。

「........」劉小別雙手抱胸,很認真的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別真的思考啊前輩!!藥箱 、藥箱!」盧瀚文抗議。

「....我覺得不可以。」一分鐘後劉小別得出了結論,換來小朋友委屈的目光。

「好啦,等我。」劉小別伸手揉亂了盧瀚文的頭髮,笑了。看著盧瀚文委屈的目光,他突然覺得特別有趣、特別可愛。

———

「來了,手機拿正。」除了醫藥箱,他還將盧瀚文的手機也拿來,增加照明。

不過此時盧瀚文想說卻說不出口的是——

剛剛手機明明是自己拿著的啊前輩怎麼看得到路?就算適應了也能完全不踢到東西還這麼準確快速的把其他東西都拿齊?這也太扯了吧?

「要消毒了啊。」劉小別剛說完,棉花棒上消毒水冰涼觸感透過皮膚傳來。

「嗚—— 」傷口不深,可是很長,消毒水侵入傷口的劇痛讓盧瀚文的眼角立刻含上淚光 。

「忍忍。」劉小別抬起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頭 ,說道。「前輩~痛—— 」盧瀚文撒嬌般的說著,讓劉小別看的有些不忍,但是消毒作業還是得繼續。

「剛剛是消毒,現在要擦藥,應該是不會那麼痛了。」「嗯....」盧瀚文輕輕點了點頭。 「乖,手機拿好。」再次摸了摸小鬼的頭, 順便提醒他,手機的光已經歪到天邊去了。

藥、紗布,停電的房間只有兩人手機螢幕的光亮,劉小別默默的進行著包紮的工作,盧瀚文也一語不發的看著劉小別的動作 。

「....小鬼,說點話?」終於將傷口上好藥、 蓋上紗布、用透氣膠帶固定好,但是盧瀚文的沉默讓劉小別覺得氣氛有些奇怪 。

「........小鬼?」隔了幾分鐘,劉小別試探性的再喚了一次,但是回應他的依舊是沉默。

"應該,不會吧?",這樣的想法湧上心頭, 劉小別再嘗試了一次:「瀚文....盧瀚文....」 

然而叫了盧瀚文的名字,還是沒反應。

劉小別認真的看了看盧瀚文,這一看不得了,因為——

睡著了,

這小鬼居然,

睡、著、了!

先是無語,後是無奈。

這包紮才用了多久時間,竟然就睡著了,根本還想睡,難怪這麼簡單就在天天走的房間踢到櫃子。

「真是....果然是小鬼。」劉小別無奈的笑了笑,接著活動活動一下筋骨。

關節響起的咔咔聲顯示出劉小別明顯缺乏運動。

一下、兩下,盧瀚文就這樣坐著睡著了。那小腦袋一點一點,不知何時會栽在地上。

劉小別一邊轉轉手腳關節、拉拉筋,一邊還得注意別讓盧瀚文用他的小腦袋接觸地面 , 十分忙碌。

然而花時間活動筋骨,劉小別想做的其實就只是將盧瀚文抱上床罷了,總不能讓他就這樣睡地板。

只是,該付諸行動的時候,劉小別才開始思考"該怎麼抱"這件事。

扛?別開玩笑了,自己估計會閃到腰....

拖?....人性呢!?

抬?先不論人性問題,這也得再有一個人才能這麼做。

背?....同上。

快速閃過幾個不太正經的方法後,劉小別終於還是選擇了最最簡單的方式。

俯下身,右手放在盧瀚文雙腳的膝關節內側 ,左手扶著他的背,使力將他抬起。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的,公、主、抱!!

(筆者表示:不小心犯逗比了....等等,別哥 ,這是全年齡向(?)的,你不可以使用暴力— — 噗嗚!)

「....重........果然,體力活啊....」雖然其實盧瀚文坐著的地方距離床也就幾步的距離,但是對於缺乏運動的電競選手來說,抱起一個國中年紀的孩子,已經可以算是體力活了。

包紮傷口才多長時間,就睡的這麼熟,果然是小鬼。

劉小別低頭看著懷中如此大動靜也沒被吵醒的盧瀚文,雖然心裡是滿滿的碎唸,臉上的表情卻是無盡的柔情和寵溺。

走了幾步來到床邊,劉小別輕輕的將盧瀚文放上床,蓋好被子,想著"搞定了"的時候, 忽然,盧瀚文開口小小的咕噥了句:「....小別前輩.... ....」

沒料到盧瀚文會在這時突然醒來,劉小別有些驚訝,但看一見盧瀚文抬手揉著睡眼的可愛模樣,劉小別伸手揉了揉他的頭,笑問: 「怎麼了?」

「....前輩....陪我睡....」說著,盧瀚文被裡的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小小的"咚咚"兩聲傳進劉小別耳中。

沒想到是這件事,劉小別愣了愣,然後從另一側爬上床,躺下的第一件事便是將盧瀚文一把攬進懷中,而盧瀚文也一點都不客氣, 順勢就抱住了劉小別,帶著滿足的笑容和一臉幸福的表情再次熟睡。

「果然,還是小鬼。」劉小別抱著盧瀚文, 第N次說了這句話。

—————

『小鬼,趕緊長大啊。』

评论
热度(17)